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

作者:佚名 出自:《悲歌》 标签:思鄉

【原文赏析】

出自漢代詩人佚名的《悲歌》

  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

  思念故鄉,鬱郁累累。

  欲歸家無人,欲渡河無船。

  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

賞析
  這首古辭收在《樂府集·雜曲歌辭》中,寫遊子思鄉不得歸的悲哀。“悲歌可以當泣”,詩一開頭,劈頭劈腦攔腰斬斷許多內容,不難理解,這位悲歌者在此之前不知哭泣過多少回了,由於太傷心,以至最後以放聲悲歌代替哭泣,他爲何這樣悲哀?

  “遠望可以當歸”,原來是一位遊子,他遠離故鄉,無法還鄉,只好以望鄉來代替還鄉了。真的“遠望可以當歸”嗎?只是聊以解憂,無可奈何罷了。這兩句把許許多多人的生活體驗作了典型的藝術概括,是最能引起讀者共鳴的,所以成爲千古名句

  “思念故鄉,鬱郁累累”,這是承接“遠望”寫遠望所見,見到了故鄉嗎?沒有。鬱郁,是寫草木鬱鬱蔥蔥。累累是寫山崗累累。“嶺樹重遮千里目”,茫茫的草木,重重的山崗遮住瞭望眼,故鄉何在?親人何在?

  “欲歸家無人,欲渡河無船。”這兩句是寫思鄉而未還鄉的原因。家裏已經沒有親人了,哪裏還有家?無家可歸。即便是有家可歸,也回不去,因爲“欲渡河無船”。所謂“欲渡河無船”,不僅僅是指眼前無船可渡,而是說自己處處受阻,前途坎坷,走投無路的意思。張衡在《四愁詩》中說:“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從之樑父艱”,“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從之湘水深”,“我所思兮在漢陽,欲往從之隴阪長”,“我所思兮在雁門,欲往從之雪紛紛”。連結用東西南北四個比喻來象徵自己有志難伸,憂傷失意。李白在《行路難》中說“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以行路難象徵人生道路的艱難。“欲渡河無船”也應作如是觀,是這位遊子悲慘命運的形象寫照。這正是他思鄉、望鄉的根本原因。這樣寫,就比《豔歌行》要沉痛得多了。

  “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他的思鄉之情,他的痛苦遭遇,很想向人訴說,但有許多難言之隱,不敢亂說,只好悶在心中,萬分痛苦,就像車輪在腸子裏轉動一般,陣陣絞痛。

  這首詩和《古歌·秋風蕭蕭愁殺人》在思想內容上相似。最後兩句均是“心思不能言,腸中車輪轉”。但《古歌》是觸景生情,而這首詩,既不寫景,也不敘事,它以肺腑之言,真摯的感情痛苦的體驗而動人心絃。可以說,抒情詩的意境,並不在於寫景和敘事,只要感情真摯感人能引起共鳴,那麼詩的意境就在不同的讀者的腦海中幻化爲豐富多彩的藝術形象了。 (傅如一)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