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作者:林逋 出自:《山園小梅·其一》 标签:梅花

【原文赏析】

出自北宋詩人林逋的《山園小梅·其一》

衆芳搖落獨暄妍,佔盡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樽。

賞析
  林逋種梅養鶴成癖,終身不娶,世稱“梅妻鶴子”,所以他眼中的梅含波帶情,筆下的梅更是引人入勝。
  首聯以梅不畏嚴寒、笑立風中起句,“衆”與“獨”字對出,言天地間只有此花,這是何等的峻潔清高。然而梅品雖高,卻不驕傲,只在一方小園而且是山間小園實際是空中樓閣中孤芳自賞,這又是一種何等“豐富的寧靜”與充實的美麗。頷聯是最爲世人稱道的,它爲人們送上了一幅優美的山園小梅圖。上句輕筆勾勒出梅之骨,“疏影”狀其輕盈,“翩若驚鴻”;“橫斜”傳其嫵媚,迎風而歌;“水清淺”顯其澄澈,靈動溫潤。下句濃墨描摹出梅之韻,“暗香”寫其無形而香,隨風而至,如同捉迷藏一樣富有情趣;“浮動”言其款款而來,飄然而逝,頗有仙風道骨;“月黃昏”採其美妙背景,從時間上把人們帶到一個“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的動人時刻,從空間上把人們引進一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似的迷人意境。首聯極目聘懷,頷聯凝眉結思。林逋這兩句也並非是臆想出來的,他除了有生活實感外,還借鑑了前人的詩句。五代南唐江爲有殘句:“竹影橫斜水清淺,桂香浮動月黃昏。”這兩句既寫竹,又寫桂。不但未寫出竹影的特點,且未道出桂花的清香。因無題,又沒有完整的詩篇,未能構成了一個統一和諧的主題、意境,感觸不到主人公的激情,故缺乏感人力量。而林逋只改了兩字,將“竹”改成“疏”,將“桂”改成“暗”,這“點睛”之筆,使梅花形神活現。上二聯皆實寫,下二聯虛寫。
  頸聯“以物觀物”,“霜禽”指白鶴,“偷眼”寫其迫不及待之情,因爲梅之色、梅之香這種充滿了誘惑的美;“粉蝶”與“霜禽”構成對比,雖都是會飛的生物,但一大一小,一禽一蟲,一合時宜一不合時,畫面富於變化,“斷魂”略顯誇張,用語極重,將梅之色、香、味推崇到“極致的美”。
  尾聯“微吟”實講“口中梅”也,“微”言其淡泊雅緻,如此咀嚼,雖不果腹,然可暖心、潔品、動情、鑄魂,表達出詩人願與梅化而爲一的生活旨趣和精神追求,至此詩人對梅的觀賞進入了馮友蘭所說的“天地境界”,人們看到的則是和“霜禽”“粉蝶”一樣迫不及待和如癡如醉的詩人——一個梅化的詩人。蘇軾曾在《書林逋詩後》說:“先生可是絕倫人,神清骨冷無塵俗。”《四庫全書總目》說:“其詩澄澹高逸,如其爲人。”可知其言不謬,該詩之神韻正是詩人幽獨清高、自甘淡泊的人格寫照。
  從意象構造的角度言,單言山園小梅,實非易事,但詩人借物來襯,借景來託,使其成爲一幅畫面中的中心意象,此一絕也。
  詩人具體寫梅畫梅時,虛實結合,對比呈現,使得全詩節奏起伏跌宕,色彩時濃時淡,環境動靜相宜,觀景如夢如幻,充分體現了“山園”的絕妙之處,這一點也是爲許多賞家所忽視的,正是通過這一點,作者淋漓盡致地表達出“弗趨榮利”、“趣向博遠”精神品格。此二絕也。
  作者以梅自況,雖展現了中國傳統文人的一貫追求,然而也頗具特色。單就“疏影”一聯而言,歐陽修說:“前世詠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陳與義說:“自讀西湖處士詩,年年臨水看幽姿。晴窗畫出橫斜影,絕勝前村夜雪時。”(《和張矩臣水墨梅》)他認爲林逋的詠梅詩已壓倒了唐齊已《早梅》詩中的名句“前村深雪裏,昨夜一枝開”。王士朋對其評價更高,譽之爲千古絕唱:“暗香和月人佳句,壓盡千古無詩才。”辛棄疾在《念奴嬌》中奉勸騷人墨客不要草草賦梅:“未須草草賦梅花,多少騷人詞客。總被西湖林處士,不肯分留風月。”因爲這聯特別出名,所以“疏影”、“暗香”二詞,就成了後人填寫梅詞的調名,如姜夔有兩首詠梅詞即題爲《暗香》、《疏影》,此後即成爲詠梅的專有名詞,可見林逋的詠梅詩對後世文人影響之大。這只說到了其一,更爲重要的是梅在林逋的筆下,不再是渾身冷香了,而是充滿了一種“豐滿的美麗”,很有精神,很有力度,也很溫度,很有未來。正因爲如此,該詩纔有着強烈的現實感,讓人感到很真實,回到它的起始狀態,作爲“梅妻鶴子”的林逋,寫出此種具有理想主義傾向的詩句來,着實讓人們展開了一迴心靈的、審美的旅遊。此三絕也。
  作者寫出此種妙句,亦非唾手可得。宋初另有相當多的詩人,偏重以苦吟的寫作方法在狹小的格局中描繪清新小巧的自然景象,表達或是失意悵惘、或是閒適曠達的士大夫情趣,這主要是繼承了唐代賈島姚合一派的風格,林逋就是這些詩人之一。另外,《山園小梅》格局未免太小,後面自命清高的標榜,也實在有唯恐不爲人知的味道。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