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菊開林耀,青松冠巖列

作者:陶淵明 出自:《和郭主簿二首·其二》 标签:菊花

【原文赏析】

出自東晉詩人陶淵明的《和郭主簿二首·其二》

·和澤週三春,清涼素秋節。
露凝無遊氛,天高肅景澈。
陵岑聳逸峯,遙瞻皆奇絕。
芳菊開林耀,青松冠巖列。
懷此貞秀姿,卓爲霜下傑。
銜觴念幽人,千載撫爾訣。
檢素不獲展,厭厭竟良月。

賞析
  《和郭主簿》二首皆同一年所作,前首寫夏景,此首寫秋色。寫秋色而能獨闢溪徑,一反前人肅殺淒涼的悲秋傳統,卻讚賞它的清澈秀雅、燦爛奇絕,乃是此具有開創性的一大特徵。古詩賦中,寫秋景肅殺悲涼,以宋玉《九辯》首肇其端:“悲哉,秋之爲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往後秋景與悲愁就結下了不解之緣,如漢武帝的《秋風辭》、漢代《古歌》(秋風蕭蕭愁殺人)、曹丕的《燕歌行》、禰衡的《鸚鵡賦》、曹植的《贈丁儀》、《贈白馬王彪》、《幽思賦》、王粲的《登樓賦》、阮籍《詠懷·開秋兆涼氣》、潘岳的《秋興賦》、張協的《雜詩·秋夜涼風起》等等,或觸秋色而生悲感,或借秋景以抒愁懷,大抵皆未跳出宋玉悲秋的窠臼。而陶淵明此詩的秋景卻與衆迥異,別開生面。首句不寫秋景,卻寫春雨之多,說今春調合的雨水(和澤)不斷,遍及了整個春季三月。這一方面是《詩經》中“興”的手法的繼承,另一方面又把多雨的春和肅爽的秋作一對比,令人覺得下文描繪的清秀奇絕的秋色,大有勝過春光之意。往下即具體寫秋景的清涼素雅:露水凝結爲一片潔白的霜華,天空中沒有一絲陰霾的霧氣(遊氛),因而益覺天高氣爽,格外清新澄澈。遠望起伏的山陵高崗,羣峯飛逸高聳,無不挺秀奇絕;近看林中滿地盛開的菊花,燦爛耀眼,幽香四溢;山岩之上蒼翠的青松,排列成行,巍然挺立。凜冽的秋氣使百卉紛謝凋零,然而菊花卻迎霜怒放,獨呈異采;肅殺的秋風使萬木搖落變衰,唯有蒼松卻經寒彌茂,青翠長在。難怪詩人要情不自禁地懷想這鬆菊堅貞秀美的英姿,讚歎其卓爾不羣的風貌,譽之爲霜下之傑了。
  善於在景物的寫實中兼用比興象徵手法,寄寓強烈的主體情感,是此詩的又一顯著特徵。詩人對菊舉杯飲酒(銜觴),由逸峯的奇絕,鬆菊的貞秀,自然聯想、懷念起那些與逸峯、鬆菊頗相類似的孤高傲世、守節自厲的古代高人隱士(幽人),他們千百年來一直堅持着(撫)鬆菊(爾)那種傲然特立的祕訣要道,其高風亮節真是可欽可敬。這裏,讚美企慕“幽人”的節操,也寓有詩人內在品格的自喻和自厲。然而這只是詩人內心世界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卻是“少時壯且厲,撫劍獨行遊”(《擬古》之八);“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雜詩》之五);“或大濟於蒼生”(《感士不遇賦》)的宏圖壯志。《雜詩》之二已作於五十歲左右,但仍感嘆:“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晚年所作《讀山海經》中,還義憤填膺地大呼:“明明上天鑑,爲惡不可履。”讚揚“刑天舞干鏚,猛志固常在。”《詠荊軻》中又歌頌:“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這一切都說明詩人終其一生,也未忘情現實;在嚮往“幽人”隱逸的同時,內心始終潛藏着一股壯志未酬而悲憤不平的激流。這種出處行藏的矛盾心情,反映在此詩中,便逼出結尾二句:詩人檢查平素有志而不獲施展,在清秋明月之下,也不由得老是厭厭無緒了。贊慕“幽人”,正是兼濟之志“不獲展”之後,必然要“獨善”的一種自厲;但“兼濟”之志畢竟是詩人的初衷,因而獨善之中,仍時露不平之氣:這又與“幽人”有別。
  由此可見,寫秋景的清涼澄澈,象徵着幽人和詩人清廉純潔的品質;寫陵岑逸峯的奇絕,象徵着詩人和幽人傲岸不屈的精神;寫芳菊、青松的貞秀,象徵着幽人和詩人卓異於流俗的節操。從外在聯繫看,以秋景起興懷念幽人,又從幽人而反省自身,完全順理成章;從內在聯繫看,露凝、景澈、陵岑、逸峯、芳菊、青松等意象,又無不象徵着“幽人”的種種品質節操,無不寄寓着詩人審美的主體意識,真是物我融一,妙合無痕。而在幽人的精神品質中,又體現了詩人的精神品質;但“有懷莫展”之嘆,又與那種渾身靜穆的“幽人”不同。
  以鬆菊爲喻寫人或以鬆菊爲象狀景,前人早已有之。《論語·子罕》:“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但這只是單純取喻說理。屈原《離騷》有“夕餐秋菊之落英”,雖有象徵,但只是抒情中的想像借喻,並非景物寫實。曹植《洛神賦》中“榮耀秋菊,華茂春鬆。”是用菊鬆喻洛神的容光煥發,所比僅在外貌而非內在品質,且仍非寫實景。左思《招隱》有“秋菊兼餱糧,幽蘭間重襟。”是化用《離騷》“夕餐秋菊之落英”和“紉秋蘭以爲佩”二句,性質亦同。其《詠史·鬱郁澗底鬆》中喻寒門才士受抑,亦非寫實。至於鍾會、孫楚的《菊花賦》雖是寫景,卻並無深刻的象徵意義。真正把景物寫實與比興象徵自然巧妙地融爲一體的,當自淵明始。蘇軾評陶雲:“大率才高意遠,則所寓得其妙,選語精到之至,遂能如此。如大匠運斤,不見斧鑿之痕。”(《冷齋詩話》引)讀這首詩,深知蘇評確非溢美。

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