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退示官吏·並序

作者:元結

【原文赏析】

癸卯歲西原賊入道州,焚燒殺掠,幾盡而去。
明年,賊又攻永州破邵,不犯此州邊鄙而退。
豈力能制敵歟?蓋蒙其傷憐而已。
諸使何爲忍苦征斂,故作詩一篇以示官吏。

昔歲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戶,洞壑當門前。
井稅有常期,日晏猶得眠。
忽然遭世變,數歲親戎旃。
今來典斯郡,山夷又紛然。
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
是以陷鄰境,此州獨見全。
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
令彼征斂者,迫之如火煎。
誰能絕人命,以作時世賢。
思欲委符節,引竿自刺船。
將家就魚麥,歸老江湖邊。

注解
1、井:即“井田”;
2、井稅:這裏指賦稅。
3、戎旃:軍帳。
4、典:治理。
5、委:率。
6、刺船:撐船。
韵译
唐代宗廣德元年,西原的賊人攻入道州城,焚燒殺戮掠奪,幾乎掃光全城才走。第二年,賊人又攻打永州並佔領邵州,卻不侵犯道州邊境而去。難道道州官兵能有力制敵嗎?只是受到賊人哀憐而巳。諸官吏爲何如此殘忍苦徵賦斂?因此作詩一篇給官吏們看看。

我早年遇到了太平世道,在山林中隱居了二十年。清澈的源泉就在家門口,洞穴溝壑橫臥在家門前。田租賦稅有個固定期限,
日上三竿依然安穩酣眠。忽然間遭遇到世道突變,數年來親自從軍上前線。如今我來治理這個郡縣,山中的夷賊又常來擾邊。
縣城太小夷賊不再屠掠,人民貧窮他們也覺可憐。因此他們攻陷鄰縣境界,這個道州才能獨自保全。使臣們奉皇命來收租稅,
難道還不如盜賊的心肝?現在那橫徵暴斂的官吏。催賦逼稅恰如火燒火煎。誰願意斷絕人民的生路,去做時世所稱讚的忠賢?
我想辭去道州刺史官職,拿起竹篙自己動手撐船。帶領家小去到魚米之鄉,歸隱老死在那江湖之邊。
评析
這是斥責統治者橫徵暴斂的詩。詩序交代了歷史背景,然後在詩中表現了官吏不顧人民死活,與“夷賊”比較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全詩共分四段。前六句爲第一段,寫昔歲太平日子,生活的安適。七至十四句爲第二段,寫“今”,寫“賊”。對“賊”褒揚。十五至廿句,爲第三段,寫“今”,寫“官”。抨擊官吏,不顧喪亂人民之苦,橫徵暴斂。最後四句爲第四段,寫自己的心志:寧願棄官,也不願做所謂“忠臣、賢臣”。寧願歸隱江湖,潔身自好,也不願作爲幫兇,坑害人民。
詩直陳事實,直抒胸臆,不雕琢矯飾,感情真摯。不染污泥、芳潔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