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從弟南齋玩月憶山陰崔少府

作者:王昌齡

【原文赏析】

高臥南齋時,開帷月初吐。
清輝淡水木,演漾在窗戶。
苒苒幾盈虛,澄澄變今古。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
千里其如何,微風吹蘭杜。

注解
1、苒苒:同“冉冉”,指時間的推移。
2、美人:舊時也指自己思暮的人,這裏指崔少府。
3、越吟:楚人曾唱越歌以寄託鄉思。
韵译
我和從弟在南齋高臥的時候,掀開窗簾玩賞那初升的玉兔。淡淡月光瀉在水上泄在樹上,輕悠悠的波光漣漪蕩入窗戶。光陰苒苒這窗月已幾盈幾虛,清光千年依舊世事不同今古。德高望重崔少府在清江河畔,他今夜必定如莊舄思越之苦。千里迢迢可否共賞醉人嬋娟?微風吹拂着清香四溢的蘭杜。
评析
此詩寫玩月思友,由月憶人。感慨清光依舊、人生聚散無常。詩的開頭點出“南齋”;二句點“明月”;三、四句觸發主題,寫玩月;五、六句由玩月而生髮,寫流光如逝,世事多變;七、八句轉寫憶故友;最後寫故人的文章道德,恰如蘭杜,芳香四溢,聞名遐邇。
全詩筆不離月,景不離情,情景交融,景情相濟,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