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

作者:孟浩然

【原文赏析】

夕陽度西嶺,羣壑倏已暝。
鬆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
樵人歸盡欲,煙鳥棲初定。
之子期宿來,孤琴候蘿徑。

注解
1、煙鳥:暮煙中的歸鳥。
2、之子:這個人。
3、宿:隔夜。
韵译
夕陽徐徐落入西邊山嶺,千山萬壑忽然昏昏暝暝。鬆間明月增添夜的涼意,風中泉聲聽來別有情味。打柴的樵夫們將要歸盡, 暮煙中的鳥兒剛剛棲定。期望你能如約來此住宿,我獨抱琴等在蘿蔓路徑。
评析
詩寫在山間夜宿,期待友人不至。詩的前六句,盡寫夜色;夕陽西下,萬壑蒙煙,涼生鬆月,清聽風泉,樵人歸盡,暮鳥棲定。後兩句寫期待故人來宿而未至,於是抱琴等待。不心焦,不抱怨,足見詩人風度。境致清新幽靜,語言委婉含蓄。“鬆
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兩句亦是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