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詠

作者:王維

【原文赏析】

豔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
朝爲越溪女,暮作吳宮妃。
賤日豈殊衆,貴來方悟稀。
邀人傅粉粉,不自著羅衣。
君寵益嬌態,君憐無是非。
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
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

注解
1、持謝:奉告。
2、安可希:怎能希望別人的賞識。
韵译
豔麗的姿色向來爲天下器重,美麗的西施怎麼能久處低微?原先她是越溪的一個浣紗女,後來卻成了吳王宮裏的愛妃。平賤時難道有什麼與衆不同?顯貴了才驚悟她麗質天下稀。曾有多少宮女爲她搽脂敷粉,她從來也不用自己穿著羅衣。君王寵幸她的姿態更加嬌媚,君王憐愛從不計較她的是非。昔日一起在越溪浣紗的女伴,再不能與她同車去來同車歸。奉告那盲目效顰的鄰人東施,光學皺眉而想取寵並非容易!
评析
這是一首借詠西施,以喻爲人的詩。“朝爲越溪女,暮作吳宮妃”寫出了人生浮沉,全憑際遇的炎涼世態。
詩開首四句,寫西施有豔麗的姿色,終不能久微。次六句寫西施一旦得到君王寵愛,就身價百倍。末了四句寫姿色太差者,想效顰西施是不自量力。語雖淺顯,寓意深刻。
沈德潛在《唐詩別裁集》中說:“寫盡炎涼人眼界,不爲題縛,乃臻斯詣。”此言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