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詣超師院讀禪經

作者:柳宗元

【原文赏析】

汲井漱寒齒,清心拂塵服。
閒持貝葉書,步出東齋讀。
真源了無取,妄跡世所逐。
遺言冀可冥,繕性何由熟。
道人庭宇靜,苔色連深竹。
日出霧露餘,青松如膏沐。
澹然離言說,悟悅心自足。

注解
1、貝葉書:古印度人多用貝多羅樹的葉子寫佛經,也稱貝葉經。
2、冥:暗合;
3、繕:修持。
4、膏沐:本指潤發的油脂。
5、澹然:寧靜狀。
韵译
汲來清涼井水漱口刷牙,心清了再拂去衣上塵土。悠閒地捧起佛門貝葉經,信步走出東齋吟詠朗讀。佛經真諦世人並無領悟,
荒誕之事卻爲人們追逐。佛儒精義原也可望暗合,但修養本性我何以精熟。道人禪院多麼幽雅清靜,綠色鮮苔連接竹林深處。
太陽出來照着晨霧餘露,蒼翠松樹宛若沐後塗脂。清靜使我恬淡難以言說,悟出佛理內心暢快滿足。
评析
這是一首抒寫感想的抒情詩。詩的內容是抒發了詩人的哲學見解。前半部寫他到禪院讀經,指責世人追逐的乃是那些荒誕的事情,而不去瞭解佛經的真正含義。後半部寫他認爲佛家的精義與儒家之道有相通之處,但如何修養本性,卻難以精熟。然
而,他對禪院的清靜幽雅卻流連玩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