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李白·其二

作者:杜甫

【原文赏析】

浮雲終日行,遊子久不至。
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
告歸常侷促,苦道來不易。
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
出門搔白首,若負平生志。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孰雲網恢恢,將老身反累。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注解
1、楫:船漿、船。
2、斯人:指李白。
韵译
悠悠雲朵終日飛來飄去,遠方遊子爲何久久不至。一連幾夜我頻頻夢見你,情親意切可見對我厚誼。每次夢裏你都匆匆辭去,
還總說相會可真不容易。你說江湖風波多麼險惡,擔心船隻失事葬身水裏。出門時你總是搔着白首,好象是辜負了平生壯志。
京都的官僚們冠蓋相續,唯你不能顯達形容憔悴。誰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已年高反被牽連受罪。千秋萬代定有你的聲名,
那是寂寞身亡後的安慰。
评析
天寶三年(744),李杜初會於洛陽,即成爲深交。乾元元年(758),李白因參加永王李的幕府而受牽連,被流放夜郎,二年春至巫山遇赦。杜甫只知李白流放,不知赦還。這兩首記夢詩是杜甫聽到李白流放夜郎後,積思成夢而作。
詩以夢前,夢中,夢後的次序敘寫。第一首寫初次夢見李白時的心理,表現對老友吉凶生死的關切。第二首寫夢中所見李白的形象,抒寫對老友悲慘遭遇的同情。“故人來入夢,明我長相憶”。“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三夜頻夢君,情親
見君意。”這些佳句,體現了兩人形離神合,肝膽相照,互勸互勉,至情交往的友誼。
詩的語言,溫柔敦厚,句句發自肺腑,字字惻惻動人,讀來叫人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