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作者:李白

【原文赏析】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注解
1、翠微:青翠的山坡。
2、松風:指古樂府《風入松》曲,也可作歌聲隨風入松林解。
3、機:世俗的心機。
韵译
從碧山下來,暮色正蒼茫,伴隨我迴歸,是皓月寒光。 我不時回頭,把來路顧盼: 茫茫小路,橫臥青翠坡上。 路遇山人,相邀去他草堂, 孩兒們聞聲,把荊門開放。 一條幽徑,深入繁茂竹林, 枝丫蘿蔓,輕拂我的衣裳。 歡聲笑語,主人留我住宿, 擺設美酒,把盞共話蠶桑。 長歌吟唱,風入松的樂章, 歌罷夜闌,河漢稀星閃亮。 我醉得胡塗,你樂得癲狂, 歡樂陶醉,同把世俗遺忘。
评析
這是一首田園詩,是詩人在長安供奉翰林時所寫。全詩寫月夜在長安南面的終南山,去造訪一位姓斛斯的隱士。詩寫暮色蒼茫中的山林美景和田家庭院的恬靜、流露出詩人的稱羨之情。
詩以“暮”開首,爲“宿”開拓。相攜歡言,置酒共揮,長歌風鬆,賞心樂事,自然陶醉忘機。這些都是作者真情實感的流溢。
此詩以田家、飲酒爲題材,很受陶潛田園詩的影響。然陶詩顯得平淡恬靜,既不首意染色,口氣也極和緩。如“曖曖無人村,依依墟里煙”、“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等等。而李詩卻着意渲染。細吟“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就會覺得色彩鮮明,神情飛揚。可見陶李兩者風格迥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