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

作者:韋應物

【原文赏析】

兵衛森畫戟,燕寢凝清香。
海上風雨至,逍遙池閣涼。
煩痾近消散,嘉賓復滿堂。
自慚居處崇,未睹斯民康。
理會是非遣,性達形跡忘。
鮮肥屬時禁,蔬果幸見嘗。
俯飲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神歡體自輕,意欲凌風翔。
吳中盛文史,羣彥今汪洋。
方知大藩地,豈曰財賦強。

注解
1、燕:通“宴”,意爲休息。
2、海上:東南近海。
3、煩痾:煩燥。
4、幸:希望,這裏是謙詞。
5、金玉章:指客人們的詩篇。
6、吳中:指蘇州地區。
7、藩:這裏指大郡。
韵译
官邸門前畫戟林立兵衛森嚴,休息室內凝聚着焚檀的清香。東南近海層層風雨吹進住所,逍遙自在池閣之間陣陣風涼。心裏頭的煩躁苦悶將要消散、嘉賓貴客重新聚集濟濟一堂。自己慚愧所處地位太過高貴,未能顧及平民百姓有無安康。如能領悟事理是非自然消釋,性情達觀世俗禮節就可淡忘。鮮魚肥肉是夏令禁食的葷腥,蔬菜水果希望大家儘管品嚐。大家躬身飲下一杯醇清美酒,擡頭聆聽各人吟誦金玉詩章。精神愉快身體自然輕鬆舒暢,心裏真想臨風飄舉奮力翱翔。吳中不愧爲文史鼎盛的所在,文人學士簡直多如大海汪洋。現在才知道大州大郡的地方,哪裏是僅以財物豐阜而稱強?
评析
這是一首寫與文士宴集並抒發個人胸懷的詩。詩人自慚居處高崇,不見黎民疾苦。全詩議論風情人物,大有長官胸襟。敘事,抒情,議論相間,結構井然有序。